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在妖的世界里不只有恐怖、魅惑、惊悚,它们有血有肉,有情有欲。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。在妖怪中,也有许多温暖、感人的爱情故事。它们超越了时间、空间,在代代口耳相传中成了经典。


木魅

爱,让我们跨越了地域的界限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日本能剧《高砂》讲述了一个“相生松”的故事:相传高砂的一株古松和住吉的一株古松是夫妇相生松,但高砂、住吉两地相隔遥远,所以有很多人对此不解。有一次肥后国阿苏神社的神主友成在高砂游览时,遇见一对老夫妻在一边赏景一边打扫树荫下的杂物,于是上前询问此事。老人回答说是夫妇的默契使他们跨越了地域的界限,而这两位老人正是高砂和住吉的松树精。

虽然爱,但终究不能在一起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在中国和日本的民间传说中,把狐狸娶回家当老婆的故事似乎也屡见不鲜。据说岐阜县大野郡有一位男子,在荒野中遇见一位美女,两人一见钟情,于是结婚生子。谁知他的妻子竟是狐狸变化的。有一天妻子突然现出原形,然后像狗一样吠了几声后便回到了荒野。丈夫不死心地呼唤着狐狸,并且大声说:“请不要把我忘了!孩子还需要你的照顾,赶快回来睡吧!”最后这句“赶快回来睡吧”在当地的方言读作“kitsune”,与狐狸的日文发音相近,据说汉字“狐”的日文读音便是由此而来。

海座头

失去了你,这世界从此便与我无关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传说中,海座头本是位高僧,曾爱上一名女子并做出越轨之事。那名女子羞愧不已,投海而死。高僧很愧疚,以无尽的怨念把那片海域妖魔化。海座头还会操纵舟幽灵,向渔民们强行索要鱼。如果渔民不给或者给得少,海座头就会掀翻渔船。

海座头有时也会做些好事,渔民出海时,若遇到大雾分不清方向,海座头会指引渔民抵达岸边,而它则在海面上遥遥相望。因此,海座头算是一种亦正亦邪的妖怪。

高女

丑陋,就不配拥有爱吗?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高女的身高是正常人的三倍,相貌非常丑陋,嫉妒心又强,不受男子喜爱,所以始终没有嫁出去,最后因难以忍受世间的流言蜚语而自尽身亡。

她死后怨念不散化为妖怪,经常化身为美女,在深夜色诱男人。等他们上钩之后,高女就现出原形,吸取男人的精气。

雪女

渴望爱的冷艳美女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雪女,传统的日式妖怪,外表是一个没有笑容的绝世冷艳美女,身穿白色和服,一头淡蓝色或白色的长发(化为常人的时候可以变成黑发),生性冷酷,多居住在深山中,是山神的属下,掌管冬季的雪。

雪女无所谓善恶之分,她的怪异行为只是出自本能的自我保护或纯粹的好奇心。有人说她们会故意勾引男人然后将其冰冻杀害,其实从众多传说来看,之所以产生这种结果,基本上是因为她们对人类一无所知但又充满好奇,对人世间的男女情感也抱有巨大的好奇心所引起的。

桥姬

我愿为爱等待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关于桥姬的来历有很多传说,一说它是守护女神,其原型来自《源氏物语》中的宇治大君和她的妹妹浮舟。在日本古语中,“桥姬”也叫“爱姬”,也就是正妻以外的侍妾。源氏正妻三公主的私生子熏,深深迷恋着宇治大君,但大君不为所动,并把自己的妹妹浮舟介绍给他。后来大君染病去世,熏很悲伤,感叹大君为“宇治桥姬”。浮舟出身卑贱,熏只是将她作为大君的替代品,并不是真的爱她,后来把她抛弃在荒凉的宇治山庄。浮舟忍受不了现实的残酷,葬身宇治川。后世将大君和浮舟合二为一,将宇治桥姬塑造成一个为情等待的美丽女神。

皿屋敷

我愿为爱付出生命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传说江户时代,一个大商贾的独生女阿菊,因为一场大火失去了所有,只好到武士衣笠元信家当侍女。后与与衣笠元信互相倾慕、互定终生。

后来姬路城的执权青山铁山企图篡位。衣笠元信为了搜集证据,决定让阿菊乔装到青山铁山家做帮佣。阿菊探听到青山家族的行动,请人捎信给衣笠元信,但被嫁祸,含冤而死。

青女房

为爱,思之成狂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青女房外表狰狞,但身世凄惨。她曾是一名在皇宫中服侍的女官,入宫前已有婚约。但她身不由己,不得不入宫,她与未婚夫相约,等她出宫后就成婚,未婚夫也承诺等她回来。但她的未婚夫已经背叛了她,她一直在自己破败的宅子里苦苦等待。久而久之,她的头发变得蓬乱,牙齿乌黑。如果有人到访,她就对着镜子梳妆,实际上是在窥视对方是不是自己的旧情人,如果不是就会痛下杀手。

骨女

化成白骨,才等到你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有个叫十郎的人,他有一个贤惠美丽的妻子,夫妻二人过着男耕女织的简单生活,但十郎却整日嫌家里贫穷,不安心过日子,后来休妻,与一位有钱有势人家的小姐结婚并做了官。后来,十郎厌倦了寄人篱下的生活,回到家中,妻子没有一点怪罪的意思。

后来他才发现妻子竟是一具黑发骷髅。原来在他狠心离家后,妻子失望地自杀了,但她死后仍然希望丈夫能回心转意,凭着这股执念变成了骨女,每天守候在小屋中等待丈夫的归来。

人面树

如果这个世界容许下你我,我就和你一起化而成火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在日本有一个传说:江户时代,一名男子因心爱的人去世而痛不欲生。男子听信了邪鬼的话,把女子的头种在院子里,四十九天后长成一棵树;一年之后,那棵树开花结果了,但果实里全部都是女子的脸!这件事在当时造成了不小的轰动,官府的人认为是妖孽作祟,于是派军剿灭。男子阻挡不住,最终放了一把火,和心爱的人一起消失在烈火中。

道成寺钟

和心爱的人,不能同生,那就同死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传说古时候,有个叫清姬的女子,她对僧人安珍一见钟情。然而安珍欺骗清姬说参拜完菩萨就回来找她,就此一去没了消息。得知自己被骗的清姬大为恼火,千里迢迢追寻安珍而去,可是安珍见了她非但不相认,反而拔腿就跑。后来清姬化成大蛇,追逐安珍。安珍逃进了道成寺,恳请僧人们收留自己,僧人们就让安珍躲进了大钟里。清姬最后发现安珍藏身的大钟,便死死缠在钟上,并从嘴里喷出火,把大钟烧得火红,连同钟里的安珍一起烧死了,然后她自己沉入河里自杀。

倩兮女

得不到爱,化而成妖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据传楚国时,美男子宋玉的东边住着一位美丽的女子,她经常登上墙头偷看宋玉。她的嫣然一笑,倾国倾城,然而却始终未得到宋玉的爱,于是郁郁而终。她死后化作美貌女鬼,通过轻启红唇,咯咯一笑,勾走男人的魂魄。

机寻

你不回家,我就去寻你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有个女子的丈夫终日不回家,这名女子心中满怀对丈夫的怨恨,天天带着怨气在家织布,即使织布机坏了也懒得修理。而这怨气依附在织出的布匹上,布就化作蛇的形态溜出去寻找她丈夫的行踪。画作的题词中写了这么一句唐诗:“自君之出矣,不复理残机。”正好描述了女子心中的怨气。

屏风窥

世间多是薄情郎

所谓妖,不过是求而不得的人,修而未成的果

锦帐红闺中,一对情人摆好红枕,颠鸾倒凤之后,立下誓言,在天愿作比翼鸟,在地愿为连理枝。可是有几个人能厮守到老?最终男子变了心,被背叛的女子

心中充满怨恨,在曾经的红闺中整日哭泣,痛骂那薄情寡义的男子。这一切都被七尺屏风看在眼里,女人的怨念使它化作了妖怪。